圓夢北大荒
發布日期:2019年11月12日  來源:鶴崗礦工報 作者: 孫喜倫      
    上世紀60年代末,我家從吉林搬遷到老人們說的“大荒片兒”,新立的小屯傍依著數十里不見人煙的荒草甸子,每當春天來臨,野草便在荒火燒過的黑油油的甸子上冒芽、綻綠,正是“草色遙看近卻無”。繼而,幾場雨后,那草就瘋長得齊腰深,風一吹,猶如海上的波濤起伏,綠浪滾滾。同時,五顏六色的野花像繡在綠色大地毯上的絢麗斑點,把草原裝扮成一個偌大的花園,連空氣也被熏得香噴噴的。一進小滿,到處都有飛鳥啁啾,比賽著唱歌,那歌聲有的高亢、有的低沉、有的清脆、有的粗獷,但總是優美動聽的。在我家新蓋的土房門前不到20米遠的草叢中,竟藏著一個鳥窩兒……人們經常到甸子上挖藥材、挖野菜、采蘑菇。但對我們孩子來說,沒有大人帶領是不能遠走的,因為甸子上不僅有成群的黃羊、狍子,神出鬼沒的狐貍,隨處可見的野兔,還有令人恐懼的狼。清晨到來前,常常從外面傳來孩子樣的哭聲,原來那是狼在屯邊嚎叫。我曾和多人一起親眼目睹一只狼在村邊叼走了一頭百十斤重的豬,狼咬住死豬的脖子使勁向后一甩,把豬甩到背上背著跑去……
    我家所在的松嫩平原雖然也屬于北大荒邊緣,而中國東北角三江平原那“棒打狍子瓢舀魚,野雞飛到飯鍋里”的北大荒腹地,才是我心中真正的北大荒。據《山海經·大荒北經》載:“大荒之中,有山曰不咸山,有肅慎氏之國。”看來古人是把“不咸山”(今長白山)和“肅慎氏之國”稱之為“大荒北”,是比“大荒”更為廣大、邊遠的荒涼之地。《山海經》所指明的“大荒北”方位與我們今天所說的嫩江流域、黑龍江谷地和三江平原地理區域的“北大荒”基本吻合。我心中的北大荒荊莽叢生,沼澤遍布,野獸成群,原始而豐饒,荒涼而富庶,神秘而飄渺……我渴望有朝一日能夠走進北大荒腹地,領略由一瀉千里的黑龍江、九曲十折的松花江與溫和恬靜的烏蘇里江幽然相會東流到海構成的三江平原的壯闊與豐美。
    我終于有機會和文友們走進北大荒深處采風。汽車出雙鴨山市區,在寬闊平坦的白色路面上奔馳,向有“天下第一場”之譽的友誼農場駛去。一路上,金色的稻浪漫無邊際地從視野的盡頭涌來,又從眼簾中漸漸地退向遠方,無際的稻海或玉米地青紗帳被一條條整齊的林帶切割成一個個大方框,田野是那樣的平整,那樣的遼闊,像巨人之手織出的一塊塊偌大的地毯。
    汽車在“北大荒農業公園”前停下來,我們站在公園的廣場上放眼望去,滿目是金燦燦密匝匝的水稻,沉甸甸的稻穗壓彎了禾桿,在微風吹拂下金波蕩漾婆娑作響。這里是北大荒農業公園的起點,集中展示的是友誼農場高標準、高科技、規范化的水稻生產模式。據介紹,這個水稻科技園區總面積11000畝,園區實驗項目有品種試驗、不同插秧方式試驗、專肥試驗以及噴施不同微量元素試驗等,灌排水全部采用混凝土結構,具有省水、省電、排灌速度快的特點,插秧全部采用大馬力高性能插秧機。
    沿公路前行不遠,我們又來到“北大荒農機博覽園”。坐在電瓶車上在園內轉來轉去,講解員不停地介紹各個時期農業機械設備的來歷、功能與特點等,我感到正是這些先進的農業機械帶來了中國農業質的轉變,也帶來了中國糧食生產的一個飛躍;這里也從“中國農業現代化的報春花”變成“中國現代化農業的領頭雁”,見證了中國現代化農業的歷程。
    車過友誼縣城,只見這個由友誼農場而得名的小小縣城竟如此之美,街道寬闊清潔,樓房錯落有序,樹木鮮花綠地環繞其間,小城幽雅寧靜,我腦海里一下子蹦出了兩個字:宜居。
    如今的北大荒,儼然已成為一個以現代化大農業景觀特色為背景的中國農業公園,面對當年的北大荒如今變成了美不勝收的農業公園,實現了從“北大荒”到“北大倉”的歷史性巨變,我感概萬千。我想到了一個人,他就是當年時任鐵道兵司令員的王震將軍,因為他有過開發南泥灣的經歷,在親自考察了北大荒之后,提出了就地安置老兵“屯墾戍邊”開發北大荒的報告,被黨中央和中央軍委采納。在將軍帶領下,從20世紀50年代初開始,先后有10萬轉業官兵、5萬知識分子、20萬支邊青年、54萬知青來到北大荒,他們用青春和生命、忠誠與堅韌,在這塊“攥把黑土冒油花,插雙筷子也發芽”的厚重的黑土地上,鐫刻出生命的壯麗,創造了現代人類墾殖史上的“北大荒奇跡”,并創造出一種寶貴的精神,這就是以艱苦奮斗、勇于開拓、顧全大局、無私奉獻為內容的“北大荒精神”。
    我們一行又乘車來到一處近年修建的“挹婁文化風情園”。《通典》中有“挹婁即古肅慎,其國在不咸山北”的記載。挹婁便是曾兩度問鼎中原的滿族前身。園內正對著大門的是一尊巨大的挹婁王雕像,手持弓箭,高大威武。1800多年前,挹婁人在足智多謀、英勇善戰的木爾哈勤罕王帶領下,經多年征戰統一了周邊各部落,建成了規模宏大的挹婁王城,即現今七星河畔的鳳林古城。園內有挹婁人居住的半地穴房屋,并根據挹婁人以田畜為業、漁獵為生、男耕女織的原始部落生活,再現了他們捕魚、捕獵、采集、飼養、祭祀、制陶、紡線等生產生活場景。
    置身北大荒腹地,追蹤一個古老民族的源頭,讓我了解到亙古荒原的北大荒其實很早就有人類繁衍生息了,伴隨中原大地人類文明闊步演進的步伐,這里誕生了挹婁王國和滿源文化。如今,蜿蜒的七星河承載著歷史的厚重向東北方流去,與撓力河匯合后,經烏蘇里江奔向大海,神秘消失的挹婁古王國只能以遺址上的破碎陶片,向今人講述那個時代的故事……
    在我為古老的“北大荒”在近幾十年內突變為“北大倉”而欣喜的同時,也還心存隱憂。不能不說,人類在創造自身生存所必須的物質財富的同時,也破壞了自然界原有的穩定、協調和發展。由于當年的過量開墾,北大荒的沼澤濕地面積減少了80%,大量稀有動物失去棲息地,原始生態一度遭到嚴重破壞。
    近年來人們開始反思,政府開始加大對濕地的保護力度,建立自然保護區,實施水質改善工程,退耕還林、還草、還濕地,改善北大荒的生態環境,實現可持續發展,從而讓越來越多的原始濕地生態圖景再現。采訪得知,地處三江平原的雙鴨山市,如今已建立起七星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安邦河省級自然保護區等類型保護區5處,農場所屬撓力河自然保護區1處,總面積達30萬公頃,占全市土地總面積的13.6%。
    這一天,我們游覽了位于寶清縣北部的七星河濕地。這是一個以沼澤濕地生態系統及珍禽為主要保護對象的自然保護區,是三江平原原始濕地生態系統的縮影。走進七星河濕地,但見河流縱橫,灘水浩森,碧草連天,一派“葦場連天碧,水鳥漫云空”的景象。在蔚藍的天空下,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草浪翻滾的綠海中,丹頂鶴翱翔,大天鵝展翅,野鴨子戲水,各種鳥兒紛飛鳴叫,形成了一個鳥類繁衍生息的天堂。據說,這里動植物種類豐富,有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鳥類丹頂鶴、白鶴、灰鶴、中華秋沙鴨等,有列入國家二級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灰鶴、白枕鶴、大天鵝、小天鵝、雪兔等十幾種。
    走進北大荒深處,圓了我多年的夢,我眼中雖不是原來的夢境,但如今的千里沃野之美、北國田園之美、綠色生態之美、多彩植被之美、黑土生金之美、五谷豐登之美、宜居住區之美,以及所蘊含的北大荒精神之美,也讓我著實受到一種震撼,得到幾許慰藉。
    我心生感嘆:北大荒,你并非荒涼的土地,你也有悠久的歷史,你是中國現代農業發展的縮影,也是近年由對自然過度開發到自覺保護歷史轉變的見證,你留給我們很多物質和精神財富,也留給我們深刻的歷史記憶與幾多思考……
3D走势图5OO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