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識阿瓦提
發布日期:2019年11月11日  來源:鶴崗礦工報 作者: 張萬成      
    早就聽說阿瓦提的刀郎部落,想去,沒有機會,今年秋季,路過阿克蘇,有幸和朋友去了一回。
    “阿瓦提”,維吾爾語意是“繁榮”的意思。出了阿克蘇往西,一路上,朋友介紹:阿瓦提縣刀郎部落于2014年被評為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以原始胡楊林為背景,通過保留刀郎人歷史遺物、刀郎人原始生活場景,全面展現刀郎人的建筑、飲食、手工制作及生活場景。這里聚刀郎歌舞、民俗展館、民俗體育運動、刀郎人村寨、河流垂釣、水上娛樂、沙灘游泳、探險、狩獵、鴕鳥觀賞、民族特色餐飲、自助燒烤等為一體,構成了鮮明的民族。我們很是向往。
    走了58公里后,我們到達刀郎部落景區,撲面而來的是刀郎城堡。褐色城墻不高,城堡門樓上有一個巨形木制狼頭,狼眼是兩根圓木,城墻兩端有兩只仰天長嘯的狼塑,身置神秘幽深的原始胡楊林,加上陰天,陡生幾分恐怖。遙想當年刀郎人為躲避戰爭逃難至此,狩獵為生,刀耕火種,還要與時時來襲的種種野獸奮力拼奪一片生存之地,實屬不易,抑或還要與兇悍的蒙古親王的追兵拼死搏殺,與葉爾羌汗王的追捕勁旅,與稱霸一方的封建主民團追繳交貢品抗爭,與威震八方的準葛爾汗國鐵騎的瘋狂劫掠抗爭,刀郎人為保護自已的一片自由樂土,歷經多少年,多少代的血雨腥風啊!
    我久久凝視著城門胡楊樹上懸掛的刀郎大皮靴,由衷對刀郎人的狼圖騰肅然起敬。久久側耳聆聽回蕩在靜靜胡楊林中的狼嘯聲,浮想聯翩,倍覺刀郎人的人格令人崇尚,倍覺城墻上的狼塑可親可愛。
    漫步刀郎城堡,應接不暇的是刀郎人村寨的古樸遺存,因地取材的簡陋土木屋,滿目滴翠的葡萄架,隨處可見的木輪高車,房前屋后的太陽崇拜木架,給人強烈的時光穿越感。
    景區內數不清的大大小小的胡楊根雕,大體分為四類,一類是佛教文化元素題材,諸如佛像、道士像、羅漢俑等,一類是西域土著文化元素題材,諸如雄鷹、刀郎歌舞伎、滑稽藝人柱等,一類是東土漢人神話傳說題材,諸如千年神龜、飛天女仙、神猴靈蛇等,一類是抽象畫疑似動物等。感受刀郎文化藝術的同時,不難從刀郎人兼收并蓄的藝術觀中,體悟到刀郎人大氣包容的處世觀,我想這正是葉爾羌河流域土著居民和來自蒙古高原的蒙古人,以及移民而來的中原漢人淵源共生,和諧共融的文化根基吧。
    看過幾處刀郎人土陶作坊,手工木器作坊,傳統鐵匠鋪,牛拉磨煞是可愛,手動皮囊鼓風機,木制陶制品遍及刀郎人的一切生活用品,小到木勺木碗,大到陶罐陶缸,琳瑯滿目的刀郎樂器,民居墻上的民俗風情畫栩栩如生,立體感很強。
    在享受美食的同時,我們又欣賞了刀郎舞,刀郎舞(又稱“刀郎賽乃姆”)主要表現刀郎人狩獵的過程。先是悠揚的散板,歌手引吭高歌,并伴有“哎呀呀”的伴詞,這是呼喚人們準備打獵。“奇克特曼”階段的舞者雙手左右擺動、左右半轉,是表現獵人將濃密的灌木撥向兩邊尋找獵物。男女成對舞蹈中女舞者時而高舉手,時而又高舉左手,是為男獵手舉著火把照明的動作。第二階段“賽乃姆”中,舞蹈動作隨鼓聲變快轉向激烈,兩人忽而臂膀緊靠,忽而旋風似的散開,隨即迅速回身,退步佇立,雙手拉開似彎弓欲射,這是發現獵物沖上去展開搏斗的舞姿。狩獵勝利,舞蹈的氣氛熱烈而歡快,所有舞者單獨地時而向右、時而向左旋轉,這個階段被稱為“色里熱瑪”。舞蹈中表現的狩獵活動是由男女配合共同完成的,表現了男女共同勞動中親密無問的關系,這比男耕女織的農耕民族的夫妻關系親昵許多,也表現出了刀郎人男女共同維系生存的緊密性和深厚的、默契的情愛。
    飯后,我們去了胡楊林。這里的胡楊給人一種古樸自然樂在其中的感染力。這里的紅柳,這里的芨芨草,長得格外茂盛,格外有神,格外亮麗,處處透出一種原始森林自然植被與刀郎部落天人合一的情趣。胡楊活著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被稱為大漠的守護神。我們趕上了刀郎部落的胡楊林最佳觀賞季節,此時,有不少攝影愛好者慕名而來,站在觀光塔上欣賞一片金黃的胡楊林。
    夜幕降臨時,街巷里飄來陣陣酒香,我們隨游客一起到這里來品嘗一口純正的慕薩萊思。同行的朋友說:“我們一起了解了一下慕薩萊思的制作過程,聽說慕薩萊思是融入了阿瓦提縣人民的熱情與好客,喝完之后真的是回味無窮。”
    阿瓦提慕薩萊思釀造工藝已被列入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當地人將這古老的釀制方法代代相傳,形成了當地一張獨特的名片。
    返回的路上,我們總結了這次出游阿瓦提刀郎部落景區印象,它有五大特點:文化底蘊厚,特色景觀棒,娛樂設施多,旅游消費低。一天看不完,一次玩不夠,去了還想去。
3D走势图5OO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