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井的懷念
發布日期:2019年11月11日  來源:鶴崗礦工報 作者: 李艷霞      
    《說文解字》說,古制八家為井,后來引伸為鄉里,家宅。所以說,井是村莊的標志,有村莊的地方必定有一口井。
    我最早見過的井,是村東頭的一口老井,它哺育著村里幾十戶人家,喂養著每家每戶的牲畜和家禽,灌溉著一望無際的莊稼。依靠老井生活的人們,對老井有著深厚的感情。
    故鄉的老井,是勞苦功高的功臣,一年四季,都夙夜在公。無數的歲月,老井用它博大的心胸,積攢不竭的井水,為人們的日常生活和農田灌溉做好儲備。
    長期飲用井水,不但對它產生深厚的感情,就連鄉親們之間的情感,也是水乳交融。鄉親們不怕天旱地澇,因為老井一直為他們提供有求必應渴求。特別對于森林和莊稼來說,井是鑲在大地的寶罐,有了這個寶罐,誰還愿意背井離鄉?
    老井,是一個村莊最受寵愛的地方,無論清爽的早晨,還是炎熱的中午,或者是月光淡淡的傍晚,鄉親們總是挑著水桶向著老井,紛至沓來。然后將水桶放入井里,任水桶撞擊井壁叮當作響,好像老井與“老伴”在談笑風生。大人們將水打上來,并不肯離開,而是站在井臺邊,嘮家常。老井成了鄉親們交流感情的場所。
    而我們這些小孩子,喜歡在井臺上過家家,摔泥泡;喜歡拿老井當鏡子,趴在井沿上大聲呼喊,或者朗誦唐詩,且看井水的表情和反映。聆聽老井清晰而悠揚的回音,那聲音有著穿越時空的張力和誘惑力,叫人躍躍欲試。看來,井也是有生命的,它不但喜歡友善的人類,更喜歡文明美麗的語言。老井像是童心的鑒賞,無邪的童真是老井純凈的寫照。
    老井的井水很甜,很爽,每口都沁人心脾。如果背井離鄉,會想念老井。只要在村莊,人們沒有一天不光顧老井的,或者是擔水,或者到井臺扯閑片。被光顧最多的老井,是神圣的,從來沒有人膽敢玷污它。露天的老井,無須刻意看管,不經護衛,從不曾經被污染過。一旦,小孩不慎將東西誤入了井里,準會有童伴挺身而出,順著井繩深入井里,把物體打撈上來。被一代代鄉親愛戴,敬重的老井,歲歲平安,一生安然無恙。
    然而,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老井從人們的生活里消逝了。自來水管網延伸到村村寨寨。也許,老井像干枯的酒瓶,被遺忘在村莊的每個角落,成為歷史的碎片;也許,已淹沒于城市高樓、花壇、道路之下,定格在童年的記憶里。
    奇怪的是,當我們痛飲自來水時,感覺凈化處理過的自來水,與老井的水相比大有徑庭。那甘甜的井水成為人們最深切的懷念,背井離鄉的惆悵也隨之淡然了。
   老井的消逝,是一種文明的進步,但是,有一種改變帶來的不安的擔憂,不能不引起人們的思索?
3D走势图5OO期